欢迎来到 沈佳润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澳大利亚墨尔本天气南方的朋友,你们真的很勇敢-画画有一招

2017-09-08 全部文章 34
南方的朋友,你们真的很勇敢-画画有一招
“三十万,现款,只要你给钱,我任你玩弄。” 那边沉默一瞬,接着,轻慢的回应,“池音,我后悔了,你这种下贱的女人不知道早被别人玩过多少次了,我给钱上你……总觉得亏了。” “这样——”男人在电话里笑出声,“你来找我,来求我,跪在地上求,最好跟一只狗一样温永毅,给你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之内,能说服我上你,我就给钱魄狙,说服不了……我保证,你在海市,一分钱都赚不到。” 池音气到肩膀发颤,哆嗦着,“慕寒卿!你无耻!” 慕寒卿却轻佻的说,“比起一百万把爱情卖了的女人,我觉得我已经够仁义了。” 嘟嘟。 那边掐死电话。 池音站在走廊上史太龙,浑身发寒。 直到,主治医生慌慌张张的冲过来,对池音喊着,“不好了池小姐,池先生又昏迷了!要是今晚醒不过来……那就永远醒不过来了啊!我们医院请有外籍的神经科专家,或许能用医疗手段让池先生强制清醒……但是外籍专家的诊疗费……那是天价!” “池小姐!你可千万得想办法啊!” 池音最后一根弦,崩了。 她泪眼模糊的打开手机,给慕寒卿发了短信—— “地址。半个小时到刘原龙。” 那边很快回复,“盛乐会所219房,前女友,提前换好衣服,我很期待你的表现。” 池音收了手机,擦干眼泪,吩咐医生,“请那位外籍医生,立刻动手术,钱我今晚拿来……你信我一回,如果付不了手术费,我池音用后半生来偿。” 盛乐会所。 包厢里除了慕寒卿,还有几个年轻男人。 都是A市贵族圈子里最顶尖那一层,除了富二代,就是官二代。平时在新闻里各个恨不得鼻孔朝天。此时,全围着慕寒卿点头哈腰。 见池音进来了,几个富二代对视几眼,客气的说:“既然慕总跟佳人有约,那我们就不打扰了。” 正要走。 慕寒卿挑眉,冷声吩咐:“不是什么要紧人物,不急呼小静。” 接着,漫不经心的眼神在池音裙角的蕾丝上转了一圈,“池小姐,开始你的表演吧。” 池音脸色煞白。 他矮乐多,他竟然让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怎么?池小姐不赚钱了?”他讥诮的看着她,用一种不耐烦的口吻,“既然这样,那就滚吧蔡国威。” 池音强忍住眼眶的泪意,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我赚。” 她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想起慕寒卿电话里的吩咐,跟只狗一样,趴在地上,撅起屁股,声音哽咽,“慕先生滨尾京介 ,求求你叶婧衣,给我钱……” “啪!” 慕寒卿将酒杯砸过去,冷笑,“我记得我在电话里说的是,让你跟只狗一样……求我上你!” 轰玉墨扮演者。 几个富二代笑开了。 “还是慕总会玩女人澳大利亚墨尔本天气啊!” “哈哈,是吧,谁让这年代女人这么贱,为了钱,甘愿当一只风骚的狗……哈哈哈……” “叫杨羽霓啊!你再学狗叫两声!慕总打赏你之后,说不定我也会给你塞点钱……真贱!” …… 劈头盖脸的羞辱,让池音的泪,几乎憋不住了。 她弓着身体芬尼利,趴在地上,不敢看人,哑着嗓子说:“慕总……求你……求你上我……”“三十万,现款,只要你给钱,我任你玩弄。” 那边沉默一瞬,接着,轻慢的回应,“池音,我后悔了,你这种下贱的女人不知道早被别人玩过多少次了,我给钱上你……总觉得亏了。” “这样——”男人在电话里笑出声,“你来找我,来求我,跪在地上求,最好跟一只狗一样,给你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之内完璧归赵造句,能说服我上你,我就给钱,说服不了……我保证,你在海市,一分钱都赚不到。” 池音气到肩膀发颤,哆嗦着,“慕寒卿!你无耻!” 慕寒卿却轻佻的说,“比起一百万把爱情卖了的女人,我觉得我已经够仁义了。” 嘟嘟肖璨。 那边掐死电话。 池音站在走廊上,浑身发寒。 直到,主治医生慌慌张张的冲过来,对池音喊着,“不好了池小姐,池先生又昏迷了!要是今晚醒不过来……那就永远醒不过来了啊!我们医院请有外籍的神经科专家,或许能用医疗手段让池先生强制清醒……但是外籍专家的诊疗费……那是天价!” “池小姐!你可千万得想办法啊!” 池音最后一根弦,崩了。 她泪眼模糊的打开手机,给慕寒卿发了短信—— “地址。半个小时到。董湘昆” 那边很快回复,“盛乐会所219房,前女友,提前换好衣服,我很期待你的表现。” 池音收了手机,擦干眼泪,吩咐医生,“请那位外籍医生,立刻动手术吕婷华,钱我今晚拿来……你信我一回,如果付不了手术费,我池音用后半生来偿。” 盛乐会所。 包厢里除了慕寒卿勾心游戏,还有几个年轻男人。 都是A市贵族圈子里最顶尖那一层,除了富二代,就是官二代。平时在新闻里各个恨不得鼻孔朝天。此时,全围着慕寒卿点头哈腰。 见池音进来了,几个富二代对视几眼,客气的说:“既然慕总跟佳人有约,那我们就不打扰了。” 正要走。 慕寒卿挑眉,冷声吩咐:“不是什么要紧人物,不急。” 接着,漫不经心的眼神在池音裙角的蕾丝上转了一圈,“池小姐,开始你的表演吧。” 池音脸色煞白。 他,他竟然让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怎么?池小姐不赚钱了?”他讥诮的看着她,用一种不耐烦的口吻,“既然这样,那就滚吧。” 池音强忍住眼眶的泪意,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我赚。” 她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想起慕寒卿电话里的吩咐,跟只狗一样,趴在地上,撅起屁股,声音哽咽,“慕先生,求求你,给我钱……” “啪!” 慕寒卿将酒杯砸过去,冷笑,“我记得我在电话里说的是,让你跟只狗一样……求我上你!” 轰。 几个富二代笑开了。 “还是慕总会玩女人啊!” “哈哈,是吧,谁让这年代女人这么贱,为了钱,甘愿当一只风骚的狗……哈哈哈……” “叫啊!你再学狗叫两声!慕总打赏你之后,说不定我也会给你塞点钱……真贱!” …… 劈头盖脸的羞辱,让池音的泪,几乎憋不住了。 她弓着身体,趴在地上,不敢看人,哑着嗓子说:“慕总……求你……求你上我……”

drawing skill
画画有一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