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沈佳润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沈阳礼品女总裁的贴身男司机居然对自己老板做这种事。。。-十点小说工作室

2017-09-04 全部文章 53
女总裁的贴身男司机居然对自己老板做这种事。。。-十点小说工作室

第一章 粉色胖次
“出去,现在!立刻!马上从我家里出去!”一名身材高挑,气质冷艳的女子丰满的胸部一起一伏的,怒道:“唐宇,我不管你到底是什么来头,现在立刻给我出去!”
这女子名叫林语佳,是格语集团的副总裁,因为今天上午去临省参加会议的原因,特意精心打扮了一下。穿了条TYFMODE的裙子,戴着Buccellati的项链、一副德米亚尼的耳钉,脚上穿了一双Berluti的白色高跟鞋,整体看上去华贵而不失典雅。站在那里即使表情再冷冰冰的,也绝对是一绝佳的美人。
反观这位叫唐宇的青年,二十出头的年纪,穿了一身搭配完全没格调的休闲服,脚上一双运动鞋半新不旧的,还沾了两滴不明污渍,俩人一看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你爸比让我跟你住一起的。”唐宇两手插在裤兜里,一副吊儿郎当的德性,跟眼前的美女一本正经的讲道理:“眼看天就黑了,不住你家我住哪?”
“爱住哪住哪!五星级酒店或者租房子随便你,反正不准你踏进我房门半步。”林语佳冷冷的道:“费用我可以给你报销。”
“你爸比……”
“闭嘴!”林语佳怒气冲冲的说完,转身踏上别墅的台阶,快速的按下一串密码开门进去,临跨进门之前还转身凶道:“不准跟进来!”
进门后的林语佳胸口的气难平,两个小时前她不过是回家看望意外受伤的父亲,谁知爸妈却莫名其妙的硬塞给她一名司机。
林语佳自是不同意的,奈何妈妈搬出了已故的外公来压她,最后她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从爸妈家出来,林语佳之所以答应唐宇送她回来,纯粹是想看一下他的驾驶水平,打算找机会出言打击一二,希望这个来路不明的人识趣一点,主动辞去这所谓的司机职位,没想到唐宇看起来一副不靠谱的德性,驾驶水平却让她刮目相看。
心中才稍微有点动摇,谁知这唐宇送她到家下车后,不但没有要离开的架势,还打算住进她独自居住的别墅,跟她同住一个屋檐下,林语佳便不能忍了,这才有了开头那一幕。
门砰的一声关上了,唐宇才‘嗷儿’了一嗓子,刚往前窜了一步,就感觉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喂?”唐宇不得不终止尾随进屋的行动,拿出了电话。
接电话的同时看了一眼林语佳别墅的院子我是傀儡皇帝,院子里种着不少名贵花草龚心如,一看就是专门请人打理过的,井井有条,错落有致。只是他此刻完全没心思欣赏,尿急着呢。
一边接着电话,唐宇选了棵看起来较为茂密的不明植物,走过去对着这株植物解开了裤腰带。
“臭小子!”电话那头传来气急败坏的声音。
“老头儿?”唐宇一边放水,一边咧嘴笑:“我上午才买的新电话卡,这天还没黑你就知道了?”
“臭小子,你干的好事!”
“好事?”唐宇解决着尿急的问题,一脸的舒坦,嬉皮笑脸的道:“干好事可不是我的风格,这多伤天害理啊。明说吧,我闯什么祸了?”
“嗜血的那几名雇佣兵难道不是你杀的?”那头传来愤怒的咆哮声。
“是啊,这也不是干好事啊!”唐宇一只手系腰带,系的还蛮溜,同时跟电话那头的人耍嘴皮子,道。
“杀就杀了,为什么在现场留下我的徽章?你皮痒了是吧?什么时候从我这偷走的徽章?”
“嘿嘿,老头儿,我这不是担心你上了年纪骨头都轴了,让你多出去活动活动嘛,你整天待在别墅里头抽旱烟喝二锅头,血脂血糖血压一个控制不住嗖就上去了,出去活动活动,见见血,有益健康。”
“个臭小子,才从本部出去不到两天就给我惹事……”
“还不是被您踹出来的?我倒是乐意继续留在部里,您老非得说我没人味儿了,让我出来沾点烟火气。没想到刚到这什么海市,就碰见了嗜血的杂碎们,就顺手削弱了一下他们的力量。嘿嘿,这么一说还真是干了件好事,您不奖励奖励我,给发个两百块就能封顶的大红包?”
“滚,回来非扒了你的皮。”
电话挂了,唐宇吹着口哨把手机揣兜里,开始打量以后要常住在此的别墅。
“比老头那别墅可差远了,凑合住吧。”
林语佳摔门进屋后透过隔音极强的落地玻璃往外看了一眼,没看见唐宇,便以为他识趣的离开了,嘴角微微挂了一抹得逞的微笑:“哼,跟我斗!”
今天上午去外地参加了一个会展,中午时得知她老爸出了点小事故受了伤,就火急火燎的从外地赶回来去看爸妈,可以说连休息都没休息一下。
唐宇这个意外以后可以慢慢收拾,但她忙了一天觉得浑身黏糊糊的,哪都不得劲,便直接去了自己在二楼的卧室,准备放水泡个热水澡。
唐宇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后又回到别墅正门前头,仰头看着二层的窗户搓手。
“这么好爬的房子要是能拦住老子,这十几年的训练真是白瞎了。”嘟囔完,后退几步,脚下猛地一蹬,整个人此时的气势完全变了,如同追捕猎物的猎豹一样,嗖的一下就弹了出去。
脚在洁白的墙面上一蹬,猛地往上一窜,人就挂在了二楼的某个窗户上。
整个过程,连半点声音都没发出,要说唯一留下了点痕迹的话,那就是雪白的墙面上多了几个黑脚印。
窗户是开着的,正好省事,不然他还得从鞋底掏针出来开锁。唐宇满意的点点头,胳膊微微一用力,整个人如同猿猴一样灵巧的一个翻身,悄无声息的落到了装饰豪华的卧室地面上。
“欸?不对……”
唐宇看着满屋子粉色系列的装饰,再看看随意扔在床上的衣服,不正是刚刚林语佳穿在身上的那套吗?
“这是那美妮子的房间啊……”唐宇走过去,用手指勾起了一条最起码也得是C罩杯的粉色bra,有点意外,嘟囔道:“没想到这么一位冰山美人,内心还住着一枚粉红小公举……”
“啊!!!”
一声尖叫从身后传来,唐宇吓了一跳,转头一看顿时气道:“你怎么还围着浴巾啊?”
“你……滚出去,流氓,色狼,变态!”放好热水、撒好玫瑰花瓣的林语佳正准备进浴缸,突然发现忘了拿换洗的衣服进去,便围上浴巾走了出来,谁知道一出浴室门就看见她房间里站了个男的,一时惊吓,尖叫出声。
“好好好,我滚,我滚,你别踢,再踢就暴露你那粉色蕾丝的胖次了。”唐宇连连告饶,这女人气急了真是什么事都干的出来,干什么事都不过脑子的,没穿衣服还抬脚踢他,有本事再踢两脚试试?他保证蹲下去随便她踢,还不会还手何建行!
“啊……滚,滚!”
砰的一声,身后的房门关上了。
唐宇摸了摸快被震出血的耳朵,连个弯都没转,直接推开对面一间卧室的门走了进去,扑倒在了床上。
麻蛋孙镇业,昨晚一宿没睡,今天白天也没睡,困死他了。
第二章 我是贴身司机
好景不长,唐宇睡没超过一个钟头,人就被拽着耳朵揪了起来。
“轻点轻点,我现在人都是你的了就不能温柔点,这么凶悍当心以后没男人要哈。”唐宇无奈的半闭着眼被拖了出去。
“什么叫人是我的了,胡说八道!”林语佳心头那个气啊,一直拽着唐宇走到一楼客厅才松手,指着屋门道:“给我滚出去,有多远滚多远。”
“美女老板,你这身睡衣哪哈……哪买的?”唐宇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道:“赶明儿给我买身男款的。”
“你做梦,让你滚出去没听见啊?”林语佳简直要气疯了,她觉得爸妈一定被下了降头才塞给她这么个玩意儿。
“哈……”唐宇又打了个哈欠,顺势往客厅的真皮沙发上一扑,道:“是做了个梦,刚梦见一条粉红蕾丝胖次,还没看清楚呢,就被你揪起来了。”
“唐!宇!”
“嘘……小点声,让我睡个好觉,不然明天开车出状况被扣工资你补偿我?”
“你……”林语佳脑袋一阵发晕,她缓和了片刻后才深吸一口气,道:“你给我听好了!”她一字一顿的道:“你、被、解、雇、了!”
“我是你爸比每月两千块的高薪聘请来的、哈……”唐宇打着哈欠含糊不清的道:“要是你敢解雇我、哈……我就把你穿粉色胖次的事说出去,去你公司门前头吆喝,让你公司员工都知道、哈……”
“啊!”林语佳简直要抓狂了,尖叫一声后拿起一个抱枕狠狠的砸到唐宇的头上,抱枕嗖的一下弹起来,落到了EILISHA的白色地毯上,咕噜噜滚了两下,滚回了林语佳的脚边。
沙发上的唐宇打起了呼噜……
“爸,我不管,这个无赖是你派给我的,明天无论如何您都得收回去。”林语佳就坐在唐宇睡觉的那个沙发旁边的单人沙发上给她的父亲、东悦集团的总裁林东打电话,难得露出了小女儿姿态,撒娇道。
“什么无赖?是唐宇先生!”反观女儿的态度,林东则透出一丝他自己都控制不住的尊敬,语重心长的道:“对唐宇先生好一点。”
“爸位面监察使!”林语佳态度坚硬起来,道:“如果你不帮我解决,我就以擅闯民宅的罪名报警把他抓起来。”
“佳佳!”林东一改温和的语气,严肃的道:“如果你敢乱来,我就任命、任命他当格语集团的总裁。”
“爸……你!”
“就这么定了!”
嘟嘟……
电话里传来了挂电话的忙音,林语佳满脸不解加委屈的放下了电话,偏偏在打着呼噜的唐宇还嘟囔了一句:“我想当总裁!”
“你做梦!”林语佳败下阵来,冷哼一声,转身上楼回了自己的卧室里。梁天云
“嗯……”沙发上的唐宇含糊不清的嘟囔道:“胖次好看……”
也就幸亏林语佳上楼了,不然又得炸毛。
同时,那头挂掉电话的林东,叹了一口气转头看向面色紧张的妻子。
林太太道:“你,你怎么把总裁的事也说出来了?唐宇先生不是不让说吗?”
“没有,佳佳还不知道唐宇先生已经是她的顶头上司了。”林东道:“我只是用这个威胁佳佳,不然佳佳真急了眼,以私闯民宅的罪名报警把唐宇先生抓起来,咱们的麻烦那才真是大了李攀新浪博客。”
“唐宇先生的身手我不否认,但是他的背景……到底是什么来头呢?”林太太眼底有些担忧:“把他放在女儿身边,也不知道是不是正确的选择。”
“还有比这更糟糕的状况吗?”林东道:“凭一人之力杀了齐新海请来的六名雇佣兵。嗜血啊,那可是国际上赫赫有名的雇佣兵组织,唐宇眼都不眨一下说杀就杀,如今外头半点风声都没有,连个新闻都没上,你说这唐宇是什么来头?”
林太太缓缓点了点头,一颗心落了下去。
“不管如何,昨天晚上要是没碰见唐宇先生,咱俩今天可就上新闻了。还是横尸荒野的新闻!”
“没错!”林太太道:“回头你私下给唐宇先生打个电话说两句好听的,让他千万别跟佳佳计较。”
林东点点头,面上疲惫之色严重,与林太太一起,歇下了。
……
今天的格语集团沸腾了!
从林语佳踏进公司大门起,员工在恭敬的向她打招呼时,都会再诧异的看向他们副总裁身后的那位青年。
穿一身皱皱巴巴的衣服,顶着个鸡窝头,两手抄在裤兜里,走路还一摇三晃的,吹着口哨,典型的小痞子。
临上电梯前,林语佳的忍耐到了极限,转头冷冷的道:“司机有专属值班室,我找人带你去。”
“美女老板在哪我在哪!”唐宇晃着脑袋,嘿嘿笑道:“这是你粉色……额,你爸比安排的。”
“……”林语佳担心这个无赖说出什么不好听的来,深吸了一口气,拿出一张卡递给唐宇,咬牙切齿的道:“那你先在公司转转,好歹熟悉一下公司环境,一会儿附近的商场开门,去买身衣服,再去理个发,这总可以吧?”
能打发离开多久,就打发离开多久吧。林语佳觉得她此时哪怕能一分钟看不见这个无赖,这一分钟都是幸福的。
“嘿嘿,谢谢美女老板!”
“不准叫我美女老板莫小宝!”
“美女!”
“不准叫我美女!!”林语佳觉得她维持的形象差点就保不住,在最后关头还是把气压了下去,低声吼道。
“知道了老板!”何泫笑嘻嘻的道:“你那睡衣什么牌子的?我买身同款……”
林语佳转身进了电梯,并在唐宇企图迈进来前抬脚踹了出去。
忍耐总是有限的……
唐宇讪讪的摸了摸鼻子,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自来熟的跟刚到电梯口的几位员工打着招呼。
“大家好,我是美女老板的贴身……哦万宝卡盟,还没贴身,是专属司机!很高兴认识诸位。”
刚到公司还没听说什么的这几位集体懵逼脸…
第三章 浪漫的求爱计划
唐宇在公司闲逛,林语佳在办公室揉着快要炸开的脑袋,琢磨如何把唐宇从她身边弄走。
不过很快,她的助理前来汇报今天的工作安排,林语佳强打起精神,忙活起来。
唐宇在公司没逛多久,就跑出去吃早饭去了。
等附近的商场开门后,他直接进去换了一身装束,借着商场的洗手间稍微整理了一下头发,把旧的衣服随手扔进垃圾桶里,人模狗样的出来了。
半路还很好心的去给林语佳买了早点,而后直奔公司的停车场,把手上的东西扔进后备箱,吹着口哨进了公司。
等唐宇一路问着推门走进林语佳的办公室时,里面还坐着一位比他还人模狗样的男子。
林语佳一看见唐宇就气不打一处来,等看到他身上穿的新买的衣服时更是血往脑门上冲……这无赖竟然又买了一身跟他先前那身一模一样的休闲服。
混搭,小牌子,鞋子也是同款,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回家把衣服洗完烘干立马又穿上了呢。
“老板,给你买的早饭,去的太晚没有豆浆了。”唐宇把两根油条外加一袋榨菜放到了林语佳宽大的办公桌上,而后他转头在办公室内一打量,走到那边的咖啡机旁边煮起了咖啡。
林语佳:“……”
另外那名男子:“……”
“语佳,这是谁?”那名男子对唐宇门都不敲,直接推门进来的行为很是不满,这会儿才醒过神来,问道。
林语佳没给唐宇好脸色看,同样对这名男子也没啥好脸色,淡淡的道:“我新聘请的司机。”
办公室里传来浓郁的咖啡香味,唐宇调好两杯咖啡端着,目不斜视的从那名男子身前走过去,一杯放在了林语佳的办公桌上,另一杯他端着吸溜了一口,走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男子:“……”
林语佳虽然仍是无语,但是在借助端咖啡的动作时嘴角没控制住弯了一下,旋即就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状态。
“司机?”这名男子看着唐宇就起了一阵无名火,虽说唐宇明明没跟他起正面冲突,但是刚刚被无视让他心里很不爽,他道:“司机不待在值班室怎么跑你办公室来了?”
‘吸溜……吸溜……’唐宇吸了两口咖啡,烫嘴,把咖啡放在桌上,抬头对林语佳道:“老板,银行卡我晚上理完发回家之后给你哈。”
林语佳:“……”
“语佳,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回家后给你?什么卡?”这名男子坐不住了,直接起身问道。
“没什么!”林语佳淡淡的道:“唐宇是我妈妈的远房亲戚,刚到海市没地方住,临时住在我那里。”
“你是独居的,怎么能让一个男人跟你住在一起?”男子气急,直接站了起来,责问道。
林语佳从昨天到现在可以说憋了一肚子火,她生平是没碰到过像唐宇这样的无赖,在他这里是口头上是占不到什么便宜,但是对面前这位可就没什么客气的了,她盯着这男子,冷冷的道:“孟少,我们好像没有什么关系吧?”
“语佳……”男子一副受伤的表情,道:“你难道还不明白我的心吗?”
“我要开始工作了,孟少没有工作要处理吗?”林语佳避重就轻的道,下了逐客令。
“语佳,那你先忙,不过我是不会放弃的!”男子有点不甘,但见林语佳脸色冷了下来,无奈的起身,深情的道:“我会让你明白我的心的!”
转身离开之际,狠狠的瞪了唐宇一眼,开门出去了。
唐宇莫名其妙的回瞪回去,然后把腿往沙发上一盘……
“把腿拿下来!”
“说话前能不能先打个招呼?”唐宇气道:“你吓死我了!”完了低头点开了游戏。
林语佳:“……”
“老板,之前那男的谁啊?”唐宇开着游戏,但不耽误他说话,问道。
“关你什么事?”
“追求者?”
“说了,关你什么事?”
“那人一看就纵欲过度而且不持久的样子……”
“唐!宇!”
“老板点名的时候小点声,吓的我游戏都输了!”
“你给我……滚出去!!”
副总裁办公室传来一声尖叫,好在办公室的隔音很好,没怎么引起大家的注意。
唐宇没听懂她说的什么,很自觉的开了第二局游戏。
不少部门经理过来请示工作,同时悄悄的打量坐在他们的美女总裁办公室的唐宇,眼神……复杂中透着浓郁的八卦味道。
林语佳头一次觉得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不自在,从来没这么不自在过。
尤其是不管她去哪唐宇都跟着,中午吃饭跟着,她去个洗手间出来都能看见唐宇倚着墙在那打着游戏等她……
而公司的同事们,碍于她是领导,明面上不说什么,但是林语佳能想象的出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大家窃窃私语的样子。
林语佳不知道这一天是怎么过来的。
等终于忙完了手头的工作,已经晚上六点多了,林语佳拿起包往外走,唐宇自然得跟着。
只不过等电梯快停的时候,这货突然道:“我充电器忘拿了,老板在门口等等我,我秒回。”
林语佳冷着一张脸把钥匙往后一扔,出了电梯,唐宇稳稳的接住,又坐电梯返了回去。
停车场空旷了不少尼飞比特,林语佳的是一辆白色兰博基尼跑车,不过等她走到自己的车前头时,整个人愣住了。
在她车的引擎盖上摆着一大束娇艳欲滴的玫瑰花,而她车周围地上也铺满了玫瑰花瓣。在那一大束玫瑰花旁边,还放着一张精致的卡片,写满了深情。
林语佳只扫了一眼就知道是谁送的,眼底闪过一抹厌恶。
正在考虑怎么开口,就听到一阵嗡嗡声从前方传来。
一架遥控飞机从不远处一辆车的后边起飞,朝她飞了过来,无人机下方的脚架上挂着一个敞开的首饰盒,盒子里嵌着一枚目测超过十克拉的钻戒闪着耀眼的光芒。
这一举动引得不少路过的围观,有的还拿出手机拍了起来。
“求婚啊,好浪漫……”
“我去,这女的这么极品!”
“那玫瑰花是Beloved的吧?你看那包装,听说这个牌子都得从国外订购,直接专机送达,超贵的。”
“女的这么极品,男的不废点心思怎么能追到手?都是手段啦。”
“唉……我怎么碰不上这种手段男,碰到我一定二话不说就答应。”
林语佳只冷漠的看着这一切,表情不为所动。
这时候,有口哨声从后方响起,唐宇甩着他的充电器线从门口走了出来龙凌音。
第四章 同款睡衣
遥控飞机距离林语佳越来越近了,而同时,在那边的车子后边,又有两辆白少宠妻如命遥控飞机一起起飞,在脚架上挂着……卷起来的对联似的东西,看那架势,绝对是一言不合就打开。沈阳礼品
唐宇也吹着口哨走了过来,似乎没看见这一切,他走到车跟前按了一下钥匙开了车门,一副才发现车上的花一样,口中‘欸?’了一声,一俯身,大长胳膊在引擎盖上一划拉,气道:“谁家孩子这么缺德,垃圾怎么往人家车上放呢?看看这地上洒的,这不是给环卫工伯伯阿姨们添麻烦吗?真是的!”
哗啦一下,鲜花加卡片滚落到了一旁。这时,无人机已经到车子的上方,唐宇随意的一抬手,抓住无人机的脚架,啪的就扔了出去,口中嫌弃的道:“碍事!”
旋即,一下拉开副驾驶车门,冲林语佳一偏头,龇牙笑的很是欢快:“老板,上车,我们下班回家啦!”
林语佳:“……”
“语佳……”
变故来的太突然朱贵儿,也完全出乎了布置这一切的人的意料,那厢还有好几个手段没施出来呢,就看见他从国外定制、今天下午才空运过来的花束连同那枚十克拉的大钻戒被当垃圾一样扔到了地上,而那个窈窕的身影,则没有任何犹豫的上了车,车子发出启动的声音。
那男子忙追了出来,才喊了一声,就听见那边传来一阵拉风的轰鸣声,白色的车子潇洒的一个转弯,从出口处汇入车流,离开了。
“孟少?”
“追,那个臭小子,我非剥了他的皮不可!”此人正是上午已经去过林语佳办公室的孟少,孟天浩,气急败坏的道。
被林语佳拒绝后仍不死心,加上昨天就已经定好了玫瑰,说的是今天下午到达,才又紧跟着安排了这一出。
而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惦记着下后天的高端珠宝发布会,他希望能在这之前不说成功攻破林语佳赢得美人心,也希望林语佳能给看在他这段时间诚心追求的份上,答应跟他一起出席发布会。
他已经安排好了娱报记者,只要两人一同出现,接下来就是铺天盖地的新闻,到时候他要让所有人知道,林语佳已经是他的了,让其他的追求者该干嘛干嘛去。
林语佳,东悦集团的千金,后独自经营格语集团,生意蒸蒸日上,再加上生的角色,有‘市花’的美称,要身材有身材,要相貌有相貌,要能力有能力,是不少富二代垂涎的目标。
这孟天浩只是其中之一,追的也最为猛烈。
他计划了一系列的手段来取悦美人,唯独没把突然冒出来的唐宇给算计上。
‘轰……’
一辆悍马瞬间发动,伴着拉风的轰鸣声追了出去。
变故太突然,不少围观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见两辆高级跑车一前一后的疾驰而去。
围观群众又沸腾了:“横刀夺爱啊,这么贱的故事……我喜欢!”
“那个司机太嚣张了,不过开车水平真不赖,那个漂移太帅了!”
“后面那个高富帅气疯了,不过要我是那女的,我肯定选高富帅啊……”
两厢前后相差不超过一分钟,孟天浩追出去不到一百米,这条路上哪里还有林语佳兰博基尼的影子?
“玛德!”孟天浩在路边停了下来,开始打电话:“给我查查林语佳身边新招聘的那个司机什么来头?给老子废了他!”
汇城路上,白色的兰博基尼在路上滑过一道道完美的曲线,在车流中飘逸的穿梭。
唐宇再一次展示出了他高超的驾驶水平。
而坐在后排上的林语佳脑海中不由想到刚刚这个无赖一挥胳膊把花束扔出去的场景,她完全能想象的出孟天浩气急败坏的样子,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今晚多加根鸡腿!”
前头的无赖说的莫名其妙,而林语佳此时心情大好,下意识回问道:“什么?”
“我让老板开心了,老板不给加根鸡腿?”唐宇说的理直气壮。
林语佳难得没怼他,语气也鲜少友好:“没问题,加两根都行。”
但是好心情没持续多久,等车子驶进别墅大门,林语佳下车后看到唐宇开了后备箱拿出一套与她昨天穿的睡衣同款的男款后,脸又黑了下来。
“老板以后买睡衣直接买情侣款哈,省的我再跑一趟。”
“滚!”
“好,老板帮我把睡衣拿进去,我直接滚去理发。”
林语佳:“……”
此前坏掉孟天浩纠缠她的手段,她有那么一刹那竟然觉得这无赖有点可爱,此时才回过神来,那只是个错觉。
无赖就无赖,怎么能转了性子?
林语佳开门进屋,在关门的一瞬间有个影子嗖的一下刚好从门缝中闪过,绕过她头顶落在了客厅的地上……是她没理睬的那套睡衣。
“好久不练,没想到射的还是这么准。”唐宇在门外笑的无比灿烂:“我还会好多射击游戏,老板要不要试试?”
“你给我滚!”
砰的一声,门再次被狠狠的摔上,林语佳扶了扶有点发晕的脑袋,走过去在那身睡衣上狠狠的踩了几脚,这才转身去换上拖鞋噔噔噔上楼了。
轰……
门外传来熟悉的轰鸣声,唐宇驾驶着兰博基尼进入城区后找了家小理发店,跟老板讨价还价半晌,最后花了二十块理了个发,神清气爽的吹着口哨开车离开了。
“现在有钱人都这么抠了吗?”那老板望着绝尘而去的几百万的跑车不解的道:“开这么好的车,理个发还在这磨叽半天。”
求爱失败、被砸了场子又没追上林语佳的车,孟天浩可以说憋了一肚子火。
这位孟大少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这也正是不论他施展什么手段,买多少名牌限量版包包来讨好林语佳,都得不到对方一个好脸的原因。
在美人那里吃了败仗,他的原则就是再从别的美人身上找回来。
H-R酒吧是海市最有名的酒吧,以妞儿正出名,是不少富二代最喜欢来的地方。
点几杯高价酒水装装逼,左拥右抱之余,再嘬着嘴唇发出一声声响亮的口哨调侃调侃台上穿着暴露、扭臀抖胯的美女舞者。等玩尽兴了,再根据自身实力来决定带几个美女离开。
孟天浩今天从早上到晚上都没有觉得顺心的地方,感觉是冲撞了煞星。而那颗煞星,就是莫名其妙出现在林语佳身边的唐宇,是以开车来到了H-R酒吧,准备找几个美女发泄发泄。
第五章 老板,来猜个谜题
“喂,没背景?”孟天浩的车停在H-R酒吧门口,熟练把钥匙往门童手里一抛,接着电话往里头,并道:“没背景那小子牛逼什么?你们这样……”
想到迟迟不能俘获的美人心,再一想到唐宇那个瘪三跟他看上的女人住在一个屋檐下,孟天浩阴沉的一笑,又补充了一句:“给我联系几个记者。”
‘滋……’
一辆兰博基尼唰的一下停了下来,唐宇盯着那位进门的身影,摸着下巴笑了:“不错不错,上午才表完深情,晚上就来酒吧勾搭妹子。”
至于下班时搞的那一出,他压根就不知道是谁弄的,虽说孟天浩现身吆喝了一嗓子,但是他只顾着听兰博基尼拉风的轰鸣声了,哪里会去注意那一嗓子?
唐宇调了个头,随着酒吧门童泊车跟着把车停在了停车场里,进了酒吧……
别墅里,林语佳锁门、打开、再锁门、再打开,最后砰的把门一关,气呼呼的上楼了。
唐宇在家,她生气,这唐宇没回来,她自己跟自己生气,嗯,林大美女觉得她一定是被唐宇逼疯了。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左右。
依照林语佳的梦想,自然是想把唐宇关在门外让他吃瘪,可一想到昨天莫名出现在她房间里的那道身影,她又担心等她睡着后再来那么一出,是以才跟门较起劲来。
即便是跟门赌完气上了楼,林语佳也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一直到楼下传来清晰的‘砰’的一声,林语佳的心跟着狠狠一震,提着一颗心听楼下的动静。
随后,传来一边吹着口哨,一边上楼的声音,林语佳都没察觉到自己松了一口气,抱着枕头睡了过去。
林语佳第二天早上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的名字后,接了起来:“喂,雪雪,你不是明天才回来么?”问完后打了个激灵,人一下子就清醒了,坐了起来,并紧跟着问道:“不会是合同出问题了吧?”
“什么合同出问题?”那头传来非常软嫩好听的声音,道:“我的大小姐,出问题的是你那边,到底怎么回事?那个司机是怎么回事?”
“司机?”林语佳脑袋一时短路,旋即恍然道:“你说唐宇啊?唉……别提了,我正准备等你回来的时候好好跟你说说,让你帮我想想办法把他从我身边弄走呢。不对……你怎么知道的?听谁说的?”
“铺天盖地的新闻都出来了,你不知道啊我的大小姐?”
“什么新闻?”
“我给你念几个标题哈:‘美女总裁耐不住寂寞包养小白脸’‘名义上的司机,其实是包养的小狼崽’‘白富美圈那些你不知道的真相’……大小姐,还要继续念吗?”
“啊……!!!”林语佳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叫,几乎把她的屋顶给掀翻了。
“佳佳你不……”电话那头的女子话没说完,就听见好朋友那边传来砰的一声,紧跟着就是一道男声焦急的问道:“老板你没事吧?谁?谁闯进来了?给老子出来。”
“啊……!!!”
又一声尖叫,伴着林语佳气急败坏的怒斥声:“你给我滚出去!”
“老板你太不仗义了,换睡衣了也不打声招呼,这样我怎么跟你配对?”唐宇扯着身上昨天才买的新睡衣,不满的道。
“滚滚滚!”
“佳佳……”
电话里传来焦急的呼唤声:“发生什么事了佳佳?那个司机不会真的……天呐!”
“雪雪,你快回来吧,回来帮我把这个无赖撵走!”林语佳无力的道:“再帮我找个换锁工来,我房门的锁被踹坏了。”
“老板,锁我会修。”门重新被推开,唐宇再次探头进来,一脸真诚的道。
“滚!”
一个抱枕砸了过去,唐宇咚的一下把门关上了。
“佳佳,到底怎么回事?那个司机怎么会住在你家里?”电话还没挂,那头的人能清晰的听到这边的声音。
“等你回来再说吧,雪雪,明天回来对吧?”
“我昨晚就回来了,本来准备今天到公司给你个惊喜的,谁知道一大早你反倒是给了我一个惊吓。”电话那头的女子满是心疼与无奈,道:“算了冯·西沢立卫,先不说了,一会儿公司见。”
“呜呜,雪雪你回来太好了,我爱你!我帮你买早餐!”冰山美人在自己最好的闺蜜面前总是会露出不一样的一面,娇憨的道。
“老板,我也爱你,早餐捎我一份媚世红颜。”外头传来唐宇的声音,还催道:“起来上班了!”
林语佳:“……”
拖了把椅子把门挡上,林语佳这才放心的去浴室洗漱。至于网上的新闻,她从自己好闺蜜简短的汇报中就知晓会是些什么内容,看都不用看。
“到底是谁这么恶毒,这般攻击我?”林语佳一边洗漱一边愤愤的想着。
但是不管怎么说,影响总归是不好,她琢磨着一会儿找团队公关一下。
“嗯?”正在琢磨如何公关的林语佳突然一愣,眼底划过一抹笑意,思忖道:“对啊,应该让我爸妈看一下,他们塞给我的司机,现在出了这样不好的新闻,对我老爸的公司也有影响吧?他们脸上肯定也不好看啊,如此一来,不用我再谈什么了,估计我爸一定会把这个无赖给弄走吧?”
心头豁然开朗,林语佳洗漱完毕后连个电话都没给父母打,仿佛还不知道哪些新闻似得。她觉得这时候以静制动比较好,若是她主动打电话过去,搞不好她老爸还以为是她使出的绝招来逼他们就范呢。
“等吧,我还就不信了,你们闺女的清白名声,你们能不管了!”这时候被动,应该更有话语权吧?林语佳心情一时大好起来。
只是面对唐宇,还是会影响她心情的。
一路上林语佳都冷着脸,不说话,但唐宇总有办法让她开口,道:“老板,我给你说个笑话。”
林语佳没搭理他,唐宇自顾自的道:“我昨天晚上碰见一个男的在酒吧地下车库玩车震,哈哈哈哈……你猜猜他一次几秒?哈哈哈,晃两下,停了,下来一个美女。再晃两下,又停了,又下来一个美女。没超过一分钟,总共晃了六次,先后从车上下来三个美女。分别整理着衣服回酒吧了。”
“闭!嘴!”
“哈哈哈,笑死我了。最后他还不死心,又重新叫了三位美女跟他回家,我猜着进门鞋子还没换完那三位美女就能结账走人了。”
林语佳:“……”
“我录视频了你要不要看?”
“滚!”
“最后一个问题,你猜那男的是谁?猜对奖励一个吻哦!”
林语佳装作没听到的样子没搭理他。
“很好猜的,姓孟……”唐宇一副特别有耐心的样子引导林语佳,道:“昨天早上在你办公室因为我的咖啡没给他喝,气哄哄离开的那位啊。”
林语佳:“……他是因为没喝到咖啡被气走的么?”
她无力的扶了扶额头,表情化冰,想笑又不想让唐宇得逞的样子,憋的极为难受。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