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沈佳润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澧女生被进入的一瞬间是什么感受?-教你做穿衣达人

2019-02-15 全部文章 38
女生被进入的一瞬间是什么感受?-教你做穿衣达人


第1章 致命的失误
“唔……干爹,你快点,我一会还要比赛呢。”“小浪妞儿,等不及了吧……”“您能不能别撕啊,旗袍坏了,我一会怎么上台?”“放心,这会你把干爹伺候好了,一会光着上台冠军也是你的。”林岚找了一圈没找到韩馨儿,正要从杂货间过去,听到里面的声音身体猛然一顿,怎么那女人的声音,像是馨儿?只是男人是谁?林岚不记得馨儿有男朋友,还有那男人年龄好像有些大,听着很猥琐!比赛马上就要开场了,林岚纠结着要不要喊韩馨儿,就听里面有人突然隐忍又高亢的叫一声。一切归于平静。林岚吓了一跳,赶忙退走,回到梳妆台,脸上滚烫发红。……“晋市之星”模特大赛总决选现场。银色T字形舞台一直延伸到观众席,舞台前,灯光璀璨,耀眼夺目罗明珠猝逝。无论是评委、记者还是观众们,都翘首以盼,等待决赛的模特们入场。导播吼着场记,场记催促着造型师,服装满天飞,模特们正在排队化妆,一个个神情肃穆。今天晚上,将是决定她们今后命运的日子,只要成为冠军,就能一步登天,走向更高级的舞台。否则,就只能继续回到泥泞里去,成为野屈成氏模、嫩模,甚至从此告别舞台,回归普通人,嫁为人妻,平凡度日。没有哪个年轻貌美的女孩,不希望自己成为最璀璨的哪一个,而当选择走上这个舞台时,她们就注定比别人更辛苦!林岚是一大群模特中的一个,此刻她的面色已经恢复正常,这会已经自行化妆完毕。作为晋市星辰娱乐公司的当红模特,林岚有一张标准的钻石脸,颧骨较高,有立体感,给人冷漠清高的感觉,凡是见过她的人,都会觉得她是天生的模特。此刻,一身墨绿色气旗袍更是将她衬得摇曳生姿,连眼前简陋的化妆台都有了古朴的味道。表面虽然从容,其实林岚内心的压力,比其他所有人都大。这次总决赛的冠军,能成为晋市的形象大使,以后的发展前途一片光明!但林岚看中的,是它的巨额奖金,五十万!想到病床上形销骨立的爸爸,林岚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这一次,必须成功!“林岚……”人未到声先到,韩馨儿一身穿同款的墨绿旗袍,扭着腰肢走了进来。林岚想到刚才在杂货间的事,莫名的一阵尴尬,但很快就镇定下来。韩馨儿有着当下最流行的网红脸,气质柔弱,原本古雅的旗袍被穿出了几分风尘气。“馨儿,你准备好了?”林岚侧头浅笑。林岚和韩馨儿是闺蜜,因为眉眼间有着几分相似,在星辰娱乐,大家把她们称为姐妹花,同时也是今晚夺冠的三大种子选手之一。当然了,任谁都清楚,林岚夺冠已是毋庸置疑,今晚外面的观众,几乎有百分之七十,是她的应援。甚至坊间传闻,外面的地下赌博公司都已经不接买林岚是冠军的单了,反倒是她会输的赔率惊人。“岚岚,你今天真美,咿,你怎么鞋还没换?”韩馨儿看着林岚,嘴上说着赞美,余光却瞟了眼林岚脚上的拖鞋。“我的脚小,没找到合适的鞋,让助理回公司拿了,应该能来得及。”林岚耸肩嘟唇,一脸的无奈,方才优雅温婉的形象,瞬间多了几分娇憨和软萌。“岚岚,我想请你帮个忙……”韩馨儿低着头,玩弄着手指,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林岚笑着点头,“我俩还有什么帮不帮忙的,你快说。”韩馨儿嘴巴张了张却没说出话,低声抽泣起来。林岚看着她眼眶都红了,瞬间站起来,说:“馨儿,你别哭啊,妆花了可就麻烦了。”“岚岚,我知道我赢不了你,今天晚上,你让我一次,以后我什么都答应你,好不好?”韩馨儿哀求的看着林岚。“馨儿……”林岚轻轻的喊着韩馨儿的名字,很为难,“我真的很需要拿到冠军,我爸还等着钱做手术呢……”“岚岚,奖金我全给你。你答应我好不好?”韩馨儿死死的拽着林岚的手替嫁成殇,让那白皙的肌肤都红了。“可是,比赛不是我说了算,那么多评委和记者在,如果我故意输掉比赛被发现,会影响到公司声誉的,霖杰把公司做起很不容易……”林岚看着楚楚可怜的韩馨儿,很想答应,但别的顾虑,却让她咬牙坚持。见林岚拒绝,而比赛又马上开始,韩馨儿恨恨的看着林岚,咬牙切齿的说:“岚岚,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肛脉!”林岚呆在原地,“馨儿,我不能……”韩馨儿胸脯起伏的说:“为什么不能?你总是这么口是心非,当初明明知道我喜欢霖杰,还背着我和他交往,现在又跟我抢资源抢冠军,这就是你说的做一辈子好朋友吗?”“馨儿……”林岚没想到韩馨儿突然说出这些伤人的话来,有些不知所措。“虚心假意,两面三刀,林岚我算看透你了!”说着韩馨儿一把推开林岚。嘭……林岚磕在桌角,还想解释,韩馨儿已经跑了出去。“唔……”林岚疼得低吟一声,满心愧疚,轻叹了口气,想着只能比赛结束再解释。“6号林岚,快,6号林岚上场!”工作人员喊了一声。林岚这才赶忙接过刚才助理送来的小号鞋,匆忙得换上。舞台音乐起,前面的模特们缓缓上台,林岚调整好心情,上场。多次的临场经验,早让她学会了坦然面对舞台,不过,今天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紧张,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表现,关乎到爸爸的生命!然而,才走了几步,林岚就微微皱起了眉头。隐约的,脚底有些不舒服,似乎有一点细微的凸起,顶着她的脚心,让人生疼。有异物吗?想到这点,林岚脸色有些发白,刚才太匆忙,她没来得及检查高跟鞋,这真是个可怕又致命的失误!脚心最敏感,平时有颗细微的石子都会让人走路不适,更何况林岚明显感觉到,这鞋里的异物更锋利,像是针,已然刺破她的皮肤,刺进肉里那素芝。现在在舞台上,根本不会让她有弯腰检查的机会,她只能硬着头皮走台步。从舞台中央走到前端,再走回,来回三次,林岚每走一步,感觉脚底的细针,就多刺进肉里一分。疼痛让林岚的嘴唇轻轻打颤,她觉得自己仿佛用了魔法上岸的人鱼,每一步不是走在T台,而是刀尖上,脸颊上都是冷汗,恨不得下一刻咬牙喊出来。终于,林岚忍不住了,身体本能的保护反应,让她脚步踩轻了一些,就在她暗道不好的时候,高跟鞋向外一扭,使得她身体瞬间失去平衡,发生了晃动!完了!林岚大脑有那么几秒钟一片空白。在这瞬间,她看到台下给她来做应援的粉丝,脸上浮现起惊愕和失望。看到那些关注她的评委,微微的摇头。那些记者们,却一个个来了精神,朝她疯狂的拍照,比起她拿冠军,失去冠军的新闻价值更高……
第2章 跌入人生的深渊
几圈下来,林岚陷入了似真似幻的感知中,舞台在旋转,灯光在迷乱,她每一脚都似踩在棉花中,她只能咬牙狠狠的踩稳,僵硬的微笑,做最后的努力。但她内心比谁都清楚,一切都已经徒劳无功。舞台下,观众席中,不显眼的某处。一双男人的冷眸注视着台上身穿旗袍的林岚,眉间难得的蹙起,意味不明。在男人身边,贵公子模样的沈泓,侧头低语道:“阎,你这次看中的人,表现得很糟糕……”话并没有说完,沈泓就停住了,因为他忽然发现,阎军令看台上的眼神,跟往常任何时候都不一样。阎军令,这位三年前接手鼎盛娱乐,在娱乐圈中创造了无数神话的娱乐帝国之尊,从不在媒体面前露面,也鲜少出席各种活动,然而今天,却一改神秘低调的本性,出现在这里,本身就已经很奇怪。沈泓又望了眼台上的林岚,和鼎盛娱乐里的美人们比起来,这女人毫无出奇之处,却居然让阎军令亲自来到现场,到底为什么?阎军令一直很静,没有回答沈泓,只是那身上散发出来的沉郁,让沈泓莫名的觉得有些寒意。……舞台上,最后一场比赛结束。林岚浑勉强站着,听到主持人宣布,脸上虽然挂笑,小腿却在颤栗。“今天“晋市之星”的冠军……她美艳绝伦、明艳不可方物,她就是……”主持人故意停顿,整个场上的人呼吸都顿住了。林岚紧紧握着拳头,等待着如同命运审判一般的结果。“爸爸……”下意识的,她轻轻呢喃,还未得到答案,眼泪却已经落了下来。“她就是七号佳丽韩馨儿……”主持人声音如同雷音震耳。林岚闭上了眼睛,眼泪将脸庞上的妆容完全弄花,她略微失控的抽泣。颁奖嘉宾替韩馨儿戴上象征荣耀的凤冠,评委为她送上鲜花,观众掌声不断。就在这时,韩馨儿突然转身看向林岚。“我最好的朋友林岚,她应该跟我享有同样的荣耀。”说完韩馨儿拥抱了下林岚,那眸底满满的得意,却将姿态做的很足。台下掌声一片,也意味着韩馨儿将取代林岚成为晋市最当红的模特。掌声雷动,比赛尘埃落定。下台所有人都围着韩馨儿,之前对林岚抱有极大信心的粉丝都失望离场。林岚准备退场,却被韩馨儿叫住。“岚岚,我没想到自己会赢,你不会怨我吧?”韩馨儿说的诚恳。“怎么会,是我自己做的还不够。”林岚苦涩一笑。“岚岚,谢谢你理解。”韩馨儿上前亲昵的拥抱林岚,没了之前的狠话,倒是一副姐妹情深的和气模样。林岚额头因为疼渗出细密的汗珠,可韩馨儿仿佛没有注意到般陌上繁花绽,拉着林岚的手,“晚上的庆功宴,你一定要来哦。”“恩。”林岚嘴巴干涩的回了声,又被韩馨儿拉着去合照,直到大家众星捧月的带着韩馨儿离开,她才终于有了独处的机会。脱力一般找个角落,她将脚上的鞋子缓缓脱下,脱下的过程中,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血已然染红了她白皙莹润的小脚,而在那鞋底,明显能够看到一根明亮的针头,从内垫里往外伸出。林岚拆开内垫,看到高跟鞋底里,竟有一颗平放的小图钉!针不长,不过半厘米。然而,却恰恰是这半厘米的针头,让她在舞台上举步维艰,从冠军的宝座跌落!这一刻,她完全明白了,这不是意外,而是真真实实的被人陷害。拍照留下证据,可林岚心里知道,这种情况,她根本没有申诉的机会。鞋子是星辰公司定制,由她的助理送来,只可能是内部人动的手脚,即便传出去,损坏的也只会是自家公司是声誉!林岚脑海里浮出韩馨儿的脸,随即摇头,不可能是馨儿,打电话给助理李珊,无人接听。这让林岚不由得皱眉,难道真的是李珊?林岚觉得有必要把今晚的事情跟男朋友陈霖杰说一声,显示却是通话中,她只好作罢。她一心想夺冠,不单是为了爸爸的医药费,还有一个原因,是为陈霖杰。陈霖杰一手建立了星辰娱乐,在她爸爸生病的时候,替她付垫付了不少医药费,当下,星辰娱乐正是要开疆扩土的时候,为了给她拉资源,陈霖杰连比赛现场都没来,出差去了燕京。想到陈霖杰在外风餐露宿,受尽白眼冷遇,而她却没能在关键时候,帮上任何忙,林岚心里就一阵阵的疼。抹干眼泪,林岚换了鞋子,一瘸一拐的往外走,才出角落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闪过,钻进一个偏僻的房间。“馨儿不是走了吗?”林岚感到奇怪,想去问问,却又看到另一个身影闪进房间,顿时神色一僵,加快脚步的跟上去。“杰,我不管,我现在就要……啊……”韩馨儿的声音在内间响起。“小妖精,你怎么这么缠人?”熟悉的声音,让刚刚还抱着一丝幻想的林岚彻底僵住。这的确是陈霖杰,只是这语调与平时那正经儒雅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林岚躲在门缝处,瞥进房间里面,房间里的画面,让她呼吸都为之停滞。“我不缠你,让林岚缠吗?我早说了,我才是冠军!她根本不配跟我争你!”韩馨儿缠上陈霖杰的腰,雪白峰峦晃动,双手也不老实,挑逗的在男人下身游走。“你表现这么棒,要我怎么奖励你?”陈霖杰暧昧的问道。韩馨儿得意的扬眉,接着勾了勾美艳的红唇,“用你怎么样?”“这么浪?冠军也是这么来的?”陈霖杰轻笑。“你怀疑我?”韩馨儿神色一变,热情也减了下来。“怎么会。”看到韩馨儿的反应,陈霖杰放下猜忌,大手覆上女人的胸。而韩馨儿更直接,拉开陈霖杰的西裤,便坐了上去,“唔……杰……用力……”房间里传来羞人的娇喘声,林岚根本想不到韩馨儿会在公众场合如此不知羞耻,更想不到平常温文尔雅的男友竟然这般衣冠禽兽。本来被人算计又与冠军失之交臂,没想到好闺蜜和男友还有奸情。
第3章 车上的坦承相见
眼泪在眼眶打转,林岚想一脚踹开门冲进去,可是最后一刻却懦弱了。“答应我,把林岚踢出公司好不好?我帮你赚钱,杰……”韩馨儿含糊的说道。“不行,她还有用……”陈霖杰说。“哪又怎么样?我现在是冠军,比她更有用。”韩馨儿说。“宝贝专心点……”陈霖杰加大了力度,快速的动起来。后面林岚已经什么都听不到,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她十七岁认识陈霖杰,他花尽心思对她好,为父亲治病,十八岁在一起,十九岁签入他的公司,这三年拼命为他赚钱,只等这场比赛结束,便宣布订婚,没想到等待她的却是如此龌蹉的背叛。脚心还在流血,此刻的林岚却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不想别人看到自己的狼狈,绕到后门离开,不知何时变了天,突如其来的雷阵雨墨菲的战争,让林岚更难过。一分一秒都不愿意待在这座楼里,直接闯进雨中,没走几步全身就湿透了,可林岚却好似一点都感觉不到,执意往前走。冰凉的雨水,涤不净心底溢出的痛。毫无目的的走着,突然脚下一歪,林岚吓得惊呼一声,鞋跟陷进坏了的下水道井盖里,使劲拽也拽不动。雨更大了,两道汽车灯光照射过来,急速朝着林岚所在的位置逼近!林岚双眼瞪大,惊惧得忘了呼喊和逃跑。也许,死了也不错吧,只是爸爸……嗤!轿车快速的扭出一个弧度,泥水溅了林岚一身,她倒在地上,身体因为恐惧颤得非常厉害。车内,阎军令撑着一把黑伞走了下来。“找死?”阎军令冷声问道,声音不大却让人倍感压力。他撑着伞,高大的身躯站在林岚面前,如冷面杀神。林岚被惊醒,看到距离自己不到一公分的车子,再看看那可怕的男人,突然毫无预兆的哇一声哭了出来。阎军令蹙眉,第一次见到碰瓷碰成这样。“给你一分钟起来。”阎军令看了下时间,有些头疼的看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女人,戏挺足。仿佛没有听到男人的话,林岚哭的更厉害了,嘶声力竭般的哭,似乎要将所有委屈一并哭出来。阎军令沉眉,这是闹哪一出?走近,车灯的照射下,看着那妆容尽毁的脸蛋,阎军令严厉的神情,瞬间温和。他伸出手去扶地上的林岚。哪知道一次没扶起来,再扶又瘫倒了地上,这是被吓坏了吧?“鞋……鞋子卡住了……”林岚哽咽的说道,全身湿透,头发也贴着脸,她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还在外人面前。阎军令这才注意到林岚的鞋子,蹙眉看,原来是鞋子卡了。“你站好。”说完阎军令蹲了下去天蛛地灭2,握住鞋子一个用力。啪嗒。鞋跟断了。一贯高高在上的男人,难得屈尊,居然弄坏了别人的鞋。阎军令的脸上闪过一抹可疑的尴尬,然后起身看向女人,“能起来了?”林岚勉强站立,随即脚底又受痛,轻呼一声跌坐在地上,脚早已经肿了起来。阎军令眼底闪过一抹诧异,“你的脚?”“谢谢你,我可以了。”终于恢复理智,狠狠擦了下雨水和泪水混合的脸,起身想要离开,并不打算回答陌生人。“你确定自己能走?”阎军令没动。林岚点点头,只是才一步又滑倒在了地上。阎军令看不下去了,伸手一把将人抱起。“啊,你干嘛?”林岚吓慌了。“送你去医院。”五个字,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庶女心机。林岚秀眉一颦,“我不认识你。”“当我弄坏你鞋子的赔偿。”说完阎军令发动车子,朝着最近的微爱医院开去。途中停了会,不一会拎了两个袋子上来,一个扔给林岚,“换上。”“恩?”听到这,林岚打开袋子,看到里面竟然是一件白T恤,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身子。阎军令扫了眼后视镜,“不想感冒就赶紧换了。”林岚还是没动,瑟缩的坐在后座上,怎么能当着一个男人的面换衣服吴乃群!“放心,我对平胸不感兴趣。”阎军令伸手调整了下后视镜全孝盛抖奶舞,避开后座。李爱静“你!”林岚瞬间炸毛,看起来一本正经的男人,竟然会说这种话!“我什么?是你露点了。”阎军令说。林岚慌忙捂着胸口,刚才被淋湿,单薄的衣服黏在了身上,黑色的内衣全显露出来。她脸色发红。从来就没这么窘迫过,还是在一个陌生人面前,也幸好是在一个陌生人面前。林岚半蹲下身子,躲在椅背后面换衣服,时不时瞄前面一眼。阎军令忍不住勾唇,俊酷的脸上带着一抹笑意:这女人防备心倒是很重。到医院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停好车,阎军令看着自己半边湿透的衣服,最后瞥了眼和林岚同色的白T恤,快速解开衬衫的扣子打算换上。“你要干嘛?”看到男人脱衣服,林岚慌乱的尖叫。“如你所见。”阎军令扔下四个字,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半点停顿。“我警告你,我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林岚紧张的缩在座位角落,慌乱的用手拽着门,可门被反锁,根本打不开澧。“原来你是换衣服。”林岚说到一半,就见前面的男人已经换上干净的白T恤,打开了车门,只是一个开门插兜的随意动作,都流畅的像是言情剧,而林岚第一次看清了对方脸。短发平头,五官棱角分明,鼻梁挺直,剑眉深眸,薄唇微抿,身上廉价的白T恤也不影响那一身优雅,比最近当红的国际男模苏幕白还俊朗几分,林岚怔了怔,一时忘了动作。都说平头是检验真帅哥的标准,那么这个男人无疑可以成为标本。只是比起男人的帅,对方身上的气场更惑人,霸道桀骜,天生贵气,还隐隐带着一抹神秘和危险。““你似乎很失望?不下车?”阎军令探进头来,眯眼提醒。林岚这才恍然,赶忙下车,结果脚肿得厉害,没站稳朝着前面栽了下去。“笨。”就在林岚马上要与地面亲密接触时,身旁的男人吐出一个字,接着长臂将她拽住,下一刻就公主抱,抱进了怀里。“你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林岚嗅到男人身上的气息,刹那间有些失神。为什么这么好闻?“别浪费我时间,闭嘴。”阎军令清冷的回应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