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沈佳润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澍怎么读回味一场帝都春梦-百家一言

2017-11-11 全部文章 31
回味一场帝都春梦-百家一言
清明前夕红海魔影,我去北京参加一个培训楼兰绘梦。尽管已阔别十年,但这曾经的求学客居之地的春天仙灵媚,仍能用朴实的姿态,带给我熟悉的温暖。
一下飞机,迎面是干燥而和煦的午后暖阳。曾经有一个南方的朋友说,北京是一座让你呼吸一口都能感觉到北方气息的城市。尽管这些年因为快速发展,北京的春天被沙尘和雾霾占据了不少位置,但难得当天却是晴空万里贝特霍尔德。不同于南方春天的温热,北京的春天是轻暖,里面还裹挟着尚未完全散去的寒意,太阳一落山,气温便会在晚风中迅速下降。
伴着夜色赶到培训地点邓晓坤,此处位于北京北六环的郊区,远离被水泥森林包围的都市,别有一番农野春郊的韵味刘晓烨。尽管夜幕低垂,大地逐渐沉入了夜的深呼吸,但夜幕下的一切已然在无声地萌动张佩君。
次日一早,干净透明的阳光洒满窗户十三格格新传,园区内的花木散发着若有若无的幽香,盛放的黄、矜持的白、灿烂的粉、含苞的红,在阳光下都足够明艳动人。曲径深处,间或传来人声笑语。时令北方偏向晚,可知早有绿腰肥。草坪上虽然仍显疏黄,但已经隐隐可见各种深浅不一的绿色在努力勃发着凌成败。树木上也透着点点新绿,一年春好处,除了北京的烟柳,更少不得春风自在的杨花。只是这杨絮飘飞的季节,却是过敏体质的人无福消受了。
重新坐在教室里温兆宇,聆听老师们的传道受业解惑。不知从何处飞来几只鸟,在窗外的枝头上喧闹。北方的候鸟,用一场久违的鸣唱,传递了节律变更。就算我不认得它们,但它们传递的讯息却是熟悉的美好红伤骑士x。
傍晚时分,相约三两朋友,信步悠游。沿着一条小路,邂逅一条小河。水位不高,河畔的树的叶也大多还未展,斜阳晚照何心如,寒枝昏鸦,那是迥然于南方日暮的苍茫。澍怎么读更晚些的时候,花露渐重,草烟更低,我们乘着“柳岸斜风带客归”的意境,尽兴而返。
培训地点西北不远处,即是我当年刚上大学时的校园。整个大一时光,此时已经沉淀在遥远的记忆深处;听说市里的校本部也已重新规划,除了我们的记忆和亲罪妃,没有留下多少曾经的痕迹。当年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少年多不贱,裘马自轻肥刘桃绫。不敢问当下还有没有那么一首歌,会让彼此的记忆忽然复活雅沫心。
遥思故人多陌陌,只剩桃李正酣酣。当年的同窗已分散陈芸凡,难再有一段青春共同守候。恰如这北京的春,注定留春不住,但曾经的来过已值得欣喜。那一段共同的青春,牵动最真最美的梦,仝正国升华成生命里最华丽的主题歌高摫泉,每一个找到记忆入口的人朱门嫡杀 ,不约而同唱和时,依然能够热泪盈眶……
PS:话说返程时,从飞机上看到北京西郊的山上居然还有雪,以后是不是可以文(feng)青(sao)地说一下:那年清明时节,偶遇北京西郊的残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