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沈佳润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潮语歌曲女生昏迷时被夺走第一次会特别刺激吗?-奇热微小说

2018-01-19 全部文章 43
女生昏迷时被夺走第一次会特别刺激吗?-奇热微小说

刚出狼窝又入虎穴五十岚千秋,被大雨淋透的安小冉,居然在昏迷的时候,被一个陌生男人给那啥啥了!
禽兽啊有木有!她还发着高烧呢!更可恨的是,一觉醒来,那个禽兽不仅不道歉,还腆着脸说是她的救命恩人。
——《猎爱总裁,追宠小逃妻》文/俏丫丫

夜雨中,一个娇小狼狈的身影跌跌撞撞的在巷子里奔跑,衣服湿透了,鞋子也丢了一只,然而她却不敢停下来。
膝盖上有一处明显跌倒留下的擦伤,红红的血迹渗出,又被雨水冲淡。安小冉咬紧牙齿,继续往前跑。
背后粗鲁的叫骂声紧随而至,然后就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安小冉回头看了一眼,心中更加慌乱,干脆把另一只鞋子也甩掉,冲出巷子跑到大街上。然而雨中的街道上并无行人,没有人可以救她,就连两边的超市和商场都一个个紧闭着大门。
恐惧,像幽灵一样在脑海里蔓延,难以遏制。
绝望,更是让她身心俱疲。
今天,父亲难得一次让安小冉陪他一起去谈一份合同,一向养在深闺的安小冉兴奋不已,没想到,等待她的竟然是一场噩梦。
不是说好的和父亲一起谈合作吗,可她怎么会迷迷糊糊的躺在了一间包厢里的大床上?还被父亲口中的那个王总压在身下?
那个比父亲年龄还大的秃顶老男人,眼中带着毫不掩饰的贪婪,安小冉惊呆了,她哭喊着挣扎,然而并没有等来父亲的解救。
“小妞,你就算是叫破喉咙也没有人会来救你的,你以为那份合同是白送给你们安家的吗?”王总挺着大肚子欺身而上,把安小冉的身体禁锢在床上。
看着眼前压落的那张让人厌恶的脸,安小冉心中的恐惧疯狂的扩散开来。她尖叫着,不断地挣扎,脚上的鞋子很给力的击中了老男人双腿间的位置。
一声闷哼,王总肥圆的身体滚下床,蜷缩在地上哀嚎。安小冉手忙脚乱的爬下床,跑出了房间…… “死丫头,站住!”身后的脚步声和叫骂声越来越近。
安小冉只觉得额头晕晕的,赤着的脚被路面硌得生疼,脚下越来越没有力气,看东西都开始模糊,但是她知道一停下来会发生什么,她不敢停下,只能拼命的向前跑。
远处,两束灯光穿过雨幕投过来,安小冉像是看到了救世主一样,沿着马路中间对着灯光的方向跑过去。
一辆银色的轿车在宽阔空旷的公路上飞驰,发现前方娇小的身影之后,尖锐的刹车声响起,车子由远而近带起地上的泥水,冲向挡在正前方的小人。
安小冉看着车子失控一样的由远而近,却没有躲开的意思,鞠倩伟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如果今天注定没有人来救她,那么死也许是最好的选择了。
就算死,她也不要落到那些人手里!
“吱——”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在安小冉的膝盖前面停下来。
安小冉不理会被车子甩了一身的泥水,慌乱的冲向车门,用力的拍打。
轿车里的人眼中带着怒火,双手紧紧地握成拳,手臂上青筋暴起。刚才要是刹车再晚一秒钟,这个女人就要飞上天了!
车里安静得可怕,司机摸了一下被撞得有些痛感的额头,从后视镜里看一下坐在后坐位上看不清脸色的男人,一言不发。
只有拍打窗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求求你们……救我……”安小冉看到车门没有打开,更加用力的拍打,车里的人如果不肯救她,那她今天就只有选择死在马路上了。
她绝不能活着回到那个房间里,决不能!
“啪!”车门打开的声音响起,对于安小冉来说,像是打开了离开地狱的大门一样。车里的人没有下车,只是视线冷冷的看着车外急切的安小冉。
车后座上的男子五官俊美精致,像是百般雕琢的艺术品一样,完美的轮廓透着几分狠厉,像冷电一样的两道视线扫在安小冉的脸上,让她有一种想要逃离的冲动。
但是,她不能逃,也无处可逃。
“求求你,救我……”安小冉颤抖着张开嘴唇,脸上带着雨水,身上也带着泥水,头发散乱的粘在一起,显得狼狈不堪。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安小冉,想要在她的脸上寻找出一丝痕迹。
对于他来说,她也许只是无数个不择手段制造“偶遇”的女子中的一个,只不过,这个女人太不择手段了一点。
车里的男子看着安小冉乌黑闪亮,又带着一层朦胧的大眼睛,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如果不考虑是刻意接近他的话,这个女人倒是长得很美。
身后的脚步声快速的靠近,几个男人边跑边骂,“死丫头,得罪了王总,你跑到天边都没用,还是老老实实回去伺候王总吧,免得吃苦!”
“求你帮帮我,带我离开这里好吗?”安小冉的声音颤抖着,几乎要哭出来了。“只要你带我离开,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无论做什么,都比被抓回去好吧。
“什么都可以?”男人脸上浮现出一丝邪魅的笑意:“你确定?”
安小冉犹豫了,男人眸子中深不见底的幽暗让她觉得害怕,冰凉的声音带着危险的气息,她的心快速的跳动着,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身后的人追了上来,车里的男人仍然盯着安小冉,等着她的回答。
驾驶位上的司机看到老大不说话,果断迈步下车,迎着奔跑过来的人走过去,然后猛的抬起脚踹到为首的男子胸口上。
为首的男子惨叫一声,身体向后飞了回去,重重的掉在地上,捂着胸口缩成一团,再也站不起来。
剩下的几个人愣了一下,然后一起冲过来。但是都没有冲过防线,没有办法靠近汽车。
车里的男人对车外的打斗好像浑然未觉一样,视线始终没有扫一眼过去。视线相撞的瞬间,安小冉有一种被人看穿的感觉,这个男人的眼中像是蛰伏着两头猛兽。
头晕目眩的感觉再一次袭来,安小冉双手伏在车门上。她知道男人在等她的回答,她只有说‘是’,男人才有可能救她,要不然她还是难以逃脱被抓回去的命运。
“我……”安小冉看着对方眼中的耐心慢慢耗尽,她知道她必须做出回答,“我说到做到,只要你肯救我,什么都可以……”
安小冉说完之后,闭上眼睛,低下头,她不知道这个选择对于她来说意味着什么金智厚,但是她没有别的选择。
“那就上车吧。”男人眼中闪过一丝满意沈玉琼,冷冷的说道。
安小冉不再犹豫,低头钻进车里,身上被雨水淋透了,她双手抱着胳膊,坐在男人身边,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开车的人把追过来的四五个人放倒在地,转身回到车里,发动车子向远处驶去。

车里光线有些暗淡,本来就被冻得哆嗦的安小冉,觉得身边的男人像是一块寒冰一样,不断地散发着寒意,让她冷的想要逃避。
片刻之后,安小冉开始觉得身体一阵冷,一阵热,额头上晕晕的感觉让她慢慢分不清眼前的景象,身体摇摇晃晃起来,她用力的抱住自己的胳膊,想要恢复一些精神,但是意识还是在慢慢的流失。
“少爷,是回别墅吗?”前面的司机忽然问道李云鹃。
“不必回去了,找一家最近的酒店!”笔直坐在后面的男人开口,眼睛看一眼身边的女人,眉头微微挑起。
既然她说‘什么都可以’,那他今天就如她所愿!
听到‘酒店’两个字的安小冉,身体又是一阵颤抖,她刚刚才逃出一个酒店,难道又要……可是她的意识已经渐渐模糊了…… 再一次苏醒过来的时候,安小冉发现自己正仰躺在一张大床上,头脑依然胀痛,身体忽冷忽热,难受不已。
她闭着眼睛战王龙妃,双手紧紧地抓住身下的床单,抿着嘴唇,咬着牙。
慕谨南站在床前,有些复杂的神色扫过床上的女人,她脸色苍白的模样,明显是在承受着痛苦。
努力的睁开沉重的眼睛,安小冉模糊的视线里只是一个朦胧的影子,那个人站在地上,面对着这边。是他救了她吗?
“嗯~”安小冉张开口想要说点什么,但是喉咙沙哑,张开口却没有什么声音发出来,她现在好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站在床前的男人听见安小冉嘴里发出的哼哼声,眉头皱了起来,有些不耐的伸手摘掉领带仍在沙发上,又顺手脱下西装外套,随意的丢在了一旁。
走到床边摸了一下安小冉的额头,脸上的凝重更加重了几分。他转身走进身后的浴室里,用毛巾浸了冷水,然后轻轻放到了安小冉的额头上哇冉吧。
安小冉滚烫的额头感受到了一抹清凉,感觉舒服了一些,伸手抓住了男人还没有来得及收回的手。
男人神色一滞,眸色深不见底,幽幽的看着安小冉的小脸。把脸上的泥水擦干净之后,一张青春可爱的小脸呈现在眼前,像是一个饱满的青苹果,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安小冉慢慢的安静了下来,脸上不再有挣扎的表情,温和的神色带着浅浅的笑意,像是一朵深林中悄悄绽放的花蕾。她的身体慢慢放松了下来,唯有一双嫩白无骨的小手紧紧地抓着男人的手,丝毫没有放开的迹象。
…… 第二天早上,安小冉有些慵懒的睁开眼睛,眨一眨沉重的眼睫。
此时她已经没有了前一天晚上的高烧,床边的小桌子上放着几块湿毛巾,应该是她降温的原因,是昨天的那个男人救了她。
头还是有些昏昏沉沉的,动一下就觉得身上一阵阵的酸痛。
揉了揉有些麻木的脑袋,安小冉抬起头看了一圈周围的环境,确定是在酒店的套房里无疑。
房间里没有昨天晚上的那个男人,只有她一个人蜷缩在被子里,房间里很安静,静的让人有些害怕雪之梦简谱。
身体上的感觉如此明显,她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
摆脱了一个男人,终究还是被另一个男人占有,她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安小冉把头埋进被子里,泪水难以遏制的流了出来。
想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安小冉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接受,把头埋进了被子里,心情复杂沉重。
她不知道现在心情是怎样的,有很多事情她都不知道该怎样对待,她昨天为什么会出现在王总的床上?潮语歌曲父亲去了哪里,为什么不来救她?
还有自己的身子,就这样毫无预兆的给了一个不认识的人,此时她的心情有疑惑,有懊恼,也有后悔。
女孩子一辈子最宝贵的东西,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没有了,从此,她成了一个女人,一个不知道占有自己的男人是谁的女人。
她想哭,她也确实哭了,不知道泪水是为了什么而流掉脑袋机械舞。
身体虽然是自己的,什么时候给什么人都是她自己的事情,她没有对不起任何人。但是,她终究不是那些放得开的女人,可以做到完全的无所谓!
静静地流泪,安小冉不知为什么,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个人,一个连她自己都看不清楚的人。
那个人那么遥远,远到她连那个人的模样都已经记不起来了。
那是五年前的一天,那个男人吻了她,之后就消失了,那个吻温暖了她无数个孤单的瞬间。
那是她的初吻,被一个匆匆而过的人采撷而去,一如现在,她的初夜同样被陌生人取走。
当初的那个人再也没有出现过,她就是想去寻找,也是人海茫茫,天涯陌路。没有姓名栗再温,也没有任何其它的信息。
等到心情平静下来,不再有眼泪流出,安小冉从床上坐起来,挠一挠有些杂乱的头发,让自己振作一些,打起精神。
撑着有些疲累的身子,慢慢的下了床,走到了房间的窗子前面,把遮挡光线的窗帘拉开,视线向窗外望去。
凉凉的风吹进来,让安小冉打了一个寒颤,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上赤条条的,一件衣服都没有。
昨晚的大雨已经成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整个城市的街道上都被冲洗的干干净净。
这雨快要停了吧,天色也已经亮了,安小冉把窗帘重新拉上,看着散落在地上的衣服,表情僵了僵,然后蹲下去一件件的捡起来,套在自己身上。
拿起房间内的电话,安小冉犹豫了一下,拨通了一个号码。很快,电话里面响起一个男人雄厚的嗓音,“你好,我是唐宇,有什么事吗?”
“……”安小冉卡住了,一时之间心乱如麻,不知道该说什么。
“是小冉吗?”唐宇顿了一下千草贵子,猜到了是安小冉打的电话,有些急切的问道。
“哥,是我!”委屈的情绪涌上心头,小冉咬了咬嘴唇,眼中泛起水雾。
唐宇是安小冉的哥哥,异父异母,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哥哥何洲蓉。自从父亲重新组建了家庭,安小冉的继母带着唐宇来到安家,他就成了她的哥哥。
作为一家人,唐宇这个哥哥对安小冉一直都很照顾,细心地呵护着她,年幼的安小冉也真正的接受了唐宇是她哥哥的这个事实,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小冉,你电话怎么打不通?昨天晚上怎么没有回家?”唐宇的声音有些急切的询问。

安小冉拿着电话,不知道为什么,又一次忍不住流出了眼泪。
想起昨天发生的那些事情,安小冉心里五味交集,一听见唐宇关心的声音,就觉得特别的亲切温暖。
“哥,你能来接我一下吗?”安小冉不知道应该怎么给他解释自己现在的状况,她现在只想快点回家,她有很多事情不理解,她需要问清楚。
“告诉我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马上就过去接你!”
安小冉看一眼酒店房间的饰品上印着的名字,把酒店的名称告诉了唐宇。
“你昨晚……住在酒店里?”唐宇听到安小冉的话,明显震惊了一下,显得有些错愕。
“嗯。”安小冉小声应道。
“好,小冉,你稍等一下,我马上就赶过去!”唐宇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安小冉放下电话,没有洗漱就直接走出房间下楼,到门外去等着唐宇的车,她不想待在这个房间里面!
安小冉走出去没多久,房间里浴室的门才被从里面打开,一个身材修长健硕的男人身上披着白色的浴巾迈步走了出来。
抬起头一看,床上的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浴室的隔音效果很好,他刚才完全没有听见外面的声音,出来之后才发现安小冉已经消失了!男人眉头微皱,脸上带着几分诧异。
跑了?男人的视线停在白色床单上的那一朵深红色的玫瑰上,眉头渐渐舒展开来。五年了,她还是一如当年的青涩,没有过任何男人!
手机铃声响起,慕谨南简单擦拭一下湿漉漉的头发,随手把毛巾丢在一边,走到沙发边上拿起放在那里的手机,长指轻划,然后放在耳边,吐出一个字:“说!”。
“慕少爷,凌晨的时候,有一伙人跟踪您的车到了酒店……”电话那头,传来了很职业化的声音,正是慕谨南的保镖队长——叶天。
“嗯,知道了。”慕谨南随意的倒在床上,似乎对于这个消息见怪不怪了。
事实确实是这样,他被人跟踪的事情可以说经常发生了,偶尔有一段时间不被跟踪反而有些不正常了。
所以每一次他出门,都会有几辆保镖的车远距离的跟着,以防不测。给他开车的司机都是身手严格考核过的,通常五六个人很难近身,那些人想打他的注意,可没有那么容易。
“慕少爷,都已经解决了,您放心。”叶天平静的汇报。
“查清楚他们的来历和目的,待会发来给我。”慕谨南沉声道。
“是,我立刻让人去查!”
“还有一件事情,”慕谨南扫了一眼床单上的血色玫瑰,眸子缓缓眯起,眺望窗口的方向,“再帮我去查一个人……”
一个名字叫安小冉的人!
慕谨南躺在床上,感受着被子下面残留的温度,嘴角上扬,“五年了,我终于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 十几分钟的时间,唐宇急匆匆的开车来到了安小冉所说的酒店大门口,安小冉一身狼狈的站在那里,低着头一句话都没有。
她很害怕他会问昨晚发生了什么,但是幸好,唐宇什么也没有问。
安小冉心里松了一口气,坐在车子里,直到车子开到家门口的时候,她的心才又跟着慌张了起来!
小雨已经停了,太阳还没有升起来,雨后的清晨冷冷清清蛇魔追魂阵,空气都带着湿湿的寒意。
迈步走进家门,正好看到父亲安振龙和继母、妹妹围坐在一起吃早餐的场景狗洞打一字,多么温馨,温馨的让安小冉心里一阵疼痛。
果然不出所料,她失踪了一夜没有回家,他们却在有说有笑的吃早饭,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脸上没有一丝担忧的表情。
“小冉,你越来越不像话了,昨天晚上去哪了?怎么一夜都不回家?”看见安小冉回来了,坐在中间的安振龙放下手里的碗筷,脸色冰凉的看着她,厉声质问。“你自己看看,现在都什么时候了?”
安小冉冷笑,走到跟前冷冷的看着餐桌上一团和睦的三个人,“我昨晚去了哪里,爸爸你难道不知道吗?”
跟在安小冉身后的唐宇也明显感觉到安小冉说话的语气有些异样,转身看向自己的母亲,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会知道你去了哪里!”安振龙厉色看着安小冉,声音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坐在一旁的继母陆双双说话了:“小冉啊,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怎么能这么跟你爸爸说话呢?”
安小冉这才想起来,她刚进门的时候,就看到陆双双的面色有些奇怪,恐怕是心里有鬼吧,终于迫不及待要对她发难了。
“误会?我都差点被人……”说到这里,安小冉停顿了一下,面色有些怒意,“这就是你说的误会?”
安小冉情绪有些激动,倒是这种事情碰到谁都会激动吧。她真的觉得自己很委屈,而且她已经在努力的克制,不让自己流泪了。
听到安小冉的话,安振龙的脸色立刻变得铁青,“你说什么?你是不是出去跟什么人鬼混了?”
看着安振龙大怒责问的样子,安小冉的心突然就凉了。
昨天说好的,谈完合作之后陆双双会去接她回家,现在看到陆双双脸上刻意掩饰的表情,真相已经很明显了。
她曾经也感受过父爱,但是现在,她早已经遗忘了那种感觉,她知道,安振龙一定会护着陆双双,无论她做了什么,所以再争论下去,结果也是一样的。
已经没有必要再说什么了!
这个曾经温暖的家已经不再属于她,现在这个家里,她只是一个外人现代军阀,唯一的外人!
“你不配做我爸爸,从今天起,我也不再是你的女儿!”安小冉轻轻的丢下一句话,然后木然的转过身,走出了家门。
…… 出了家门,安小冉一直向前跑,直到累了,再也跑不动了才停下来,她蹲在地上抱着膝盖哭了起来。
像是感应到了她的心情一样,天上的雨又一次开始洒落。安小冉站起来,沿着路茫然的向前走。
雨落在身上,冷冷的,但是更冷的是她的心。
昨天晚上,那两个名义是上她最亲的亲人,却出卖了她,把她送进了虎穴,那个是她亲生父亲的人,在阴谋拆穿的时候,依然在厉声的指责她……
未完待续......
下一章:又一次遇到他
安小冉为什么会出现在王总的床上?她的亲人为什么不救她?
安小冉与慕谨南五年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离家出走的安小冉,往后又将何去何从?
强势剧透:发着高烧的安小冉离家出走之后无去可去,她冒着大雨漫无目的走,这时她又遇到了慕谨南,慕谨南让她上车带她走,然而她却转身离开......
预知后续精彩内容赶快点击“阅读原文”吧!

受微信篇幅尺度限制,后续未删减版猛戳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
↓↓↓

相关文章